Hello,stranger

[evanstan]自娱自乐1

狡兔:

 *简化ABO设定,总裁X小艺人。有带球梗。


*白烂三俗还不甜,姑娘们慎点。






Sebastian的那些狐朋狗友聚集在酒吧里,一如往常地给他打电话,“嘿,Seb,快滚出来!”


 


可是Sebastian懒洋洋地说:“喝酒?我不去了,我想在家里睡觉。”


 


朋友们一看时间,“现在才晚上八点!”


 


Sebastian在电话里打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哈欠,“可是我真的很困了。”这个星期每天他都是这么说,奇怪,他以前明明一叫就到,从不缺席。


 


狐朋狗友们说,Sebastian一定是见色忘友,两个月前圈子里有个人在他身上上看到了没遮好的吻痕和齿印,从脖子一路蔓到领子里面。


 


只有Chace不放心,想去Sebastian家里看看。他喝了点儿酒,不能开车,坐了半个小时地铁才打开了Sebastian家的门,是的,他有Seb家的钥匙,在一次Seb忘记带钱包和钥匙结果在楼道里窝了半宿之后。


 


房子里一片漆黑。Chace脱了鞋熟门熟路地摸到卧室门口,卧室里也很黑,但还是可以看得出床上被子隆起了一团,仔细看还会看见Sebastian从被子里露出的棕色卷发和小半张脸。


 


Chace想,看吧,我就知道这家伙没有谈恋爱。但这么早睡觉,实在不是Sebastian的风格,而且连续这么多天,确实反常。他打开一盏小灯,Sebastian的睫毛动了动,“Chace?”


 


“是我。”Chace在床沿上坐下来,刚刚外头有点小雨,Chace把手在衣服上擦了下,摸他的脸又摸他的脖子。“生病了?”


 


Sebastian摇头。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生病了还是怎么了,最近总是觉得又困又饿。


 


既然Chace来了,Sebastian也就起了床和朋友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裹着被子,揉眼睛,脸上一道道睡出来的红印子,好一会儿才肯爬起来。


 


Chace看他那个样子,说,“算了,你再睡一会。”


 


Sebastian又摇头,他饿了。


 


他踩着拖鞋打开了冰箱,问Chace要吃什么。


 


Chace只要了瓶矿泉水。而Sebastian给自己拿了黄油曲奇,三明治,酸奶,一小盒蓝莓,差点两只手都不够拿。


 


Chace说,“这么多!”他轮流拿起每个零食,看包装盒上的卡路里,“你最近不是有个电影要拍?”他本来还想说,好不容易才有工作,吃胖了你经纪人会发疯的。但转念一想,Sebastian经纪人手上还有一把的人,忙得很,向来也不怎么管他。


 


Sebastian已经拆了三明治的包装在吃了,沙拉酱流出来,他忙着去舔手指,没去注意Chace有什么言外之意。


 


Chace笑着去摸他的肚子,“又睡又吃,你不会被人搞大肚子了吧。”


 


上帝作证,Chace说这句话真的只是开玩笑。Sebastian是个Omega,男性Omega已经被自然淘汰得越来越少了,生育来说,女性的生理构造本来就远比男性有优势。他们那群小圈子有段时间喝高了总喜欢拿Seb的亚性征来开玩笑,比如赌赌看,谁能搞大Sebastian的肚子之类的,但那些都是喝醉了的玩笑,他们一向口无遮拦,朋友们都是Beta,包括Chace。后来Chace不高兴,这些玩笑话也都没有人说了。


 


可是现在,Sebastian听到这句玩笑话,他转过头看着Chace,眼睛睁大,三明治从手里掉下来。


 


操。难道是真的。


 


Sebastian看起来也完全吓坏了,“我,我,我不知道……这有可能吗……?”


 


Chace忘了自己怎么一下子攥住Sebastian的手腕,“你最近和Alpha上床了?”


 


Sebastian微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就一个晚上。”


 


“安全措施呢?”


 


没有安全措施,没有避孕套,还是内射。


 


Chace不可置信,“Sebastian你疯了吗?!”


 


Sebastian眨了眨眼睛,他不是疯了,他只是,只是碰上了Chris。


 


Chris Evans。


 


Chace在脑子里搜刮了一下,不是他们圈子里的人,但是名字有点熟。他还想再问,电视里正在播财经新闻,Evans集团最近的收购计划引人瞩目,镜头里有个棕发男人带着墨镜,穿着西装,尽管身材高大,被保镖簇拥着还是举步维艰地才挤开记者坐进车里。


 


女主播说:“Chris Evans近日被拍到……”女主播连这人头衔都没说,显然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谁。Chace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觉得这个名字耳熟。


 


他看看电视,又看看Sebastian的表情,操。不会这么巧吧。


 


 


事实上,Sebastian自己也觉得有点太巧了。他有一阵子,好吧,有点长的一阵子没有工作了,两个月前,经纪人给他打电话,让他去个饭局。


 


第一次经纪人告诉他,去个饭局的时候他就真的傻乎乎地以为去吃饭的,结果,还不到一半,他就跑了,吓跑了,刚开始就有人摸他的头发,摸他的红嘴唇,样子就像挑一只合乎心意的宠物,要漂亮,要乖巧。他还懵懵懂懂,直到有人在桌子下面直接摸他的阴/茎,他才一下子,明白了。


 


当然啦,饭局和应酬不会都是这样,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男性Omega的。但Sebasstian还是不喜欢,他总是试图把自己隐藏起来,像是背景里的一个花瓶或者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他存在,但是没有多少会注意他。


 


经纪人手里也不只Sebastian一个人,司机开着一辆保姆车把几个小艺人拉到一个别墅,进了铁门,居然还开了一小阵子才到了房子门口。车子停稳了,女孩们拿出小镜子趁着最后的余暇补妆,有的男艺人也化妆,只是更隐蔽,让自己棱角分明,看起来更英俊。


 


经纪人瞥一眼后视镜,Sebastian坐着没动。其他人准备好了鱼贯而下,经纪人手一挥,“你等一下。”


 


Sebastian正准备下车,他回头,脸上是他特有的,乖巧得有点发怔的表情。


 


经纪人在心里叹口气,嘴巴上也就舍不得再严厉了,她问,“Sebby,你几个月没有通告了。”


 


Sebastian张了张嘴巴,又闭上了,他几个月没工作,经纪人怎么会不清楚。


 


果然经纪人开始说,“六个月,如果还没有通告,你打算怎么办?”她留了点指甲,哒哒哒地敲着方向盘。


 


“这里头都是投资商,制片人,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机会进这个门,只要从他们的手指头缝里漏出来一点点资源,你就有工作,有电影拍了。和他们说几句好话,多笑几下,没那么难的。”她看着Sebastian,“给自己找一点机会,好吗?”


 


Sebastian舔了舔嘴唇,这是他的小动作,但这次全是因为无话可说。


 


经纪人最后说,“公司不会白养着人,你自己想清楚。”


 


 


Sebastian比谁都清楚,经纪人公司绝不会白养着他。刚进演艺圈的时候,他摸不着门路,甚至去餐厅端过盘子。


 


别墅很大,人也不少,只是好像都有各自的圈子,Sebastian站在这里,就算是想搭话,也不知道该找谁,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插进去说话,他的同事们倒是如鱼得水,一下就没影了。Chace常常说他有点傻,有点慢。他大概是对的。


 


看见Chris Evans的时候,Sebastian差点一下子没认出来。高中毕业以后,他就没见过Chris了,后来再见也是在报纸上,网络上,电视上,一些财经新闻或者花边消息。


 


他很多年没见着真人了。


 


是当时有人在切切私语,“Chris Evans来了。”Sebastian听到了,下意识四顾。其实Chris是个常见名,没有什么特别,但是以前在Sebastian的高中,往前两届,往后两届,大家提到的Chris,从来只有那一个。


 


他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Chris从门口走进来,很多人或明或暗地都在看他。经纪人也在厅里,大概是他的眼神太露骨,太奇怪了,经纪人问,“你认识Chris Evans?”


 


她问的是,你认识chris Evans,而不是你知道Chris Evans。拜托,这里有几个人不知道他。


 


当时Sebastian没有想太多,他老实说:“不太算认识,我们高中是校友。”


 


经纪人眼睛一下子亮了。


 


她退开一步,上下打量了Sebastian几眼,忽然笑了笑,”Sebby,甜心,你今天走运了。“






TBC

评论

热度(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