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stranger

[Evanstan]有关于过度呼吸的治疗方法

就爱狗血

Alien - J

大概可能会比较狗血,可以胜任厕所读物

 

Chace是sebby的真朋友!Chace是sebby的真朋友!Chace是sebby的真朋友!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01.

   失去了理智的人,映不出任何事物的双眼,疼痛,疼痛,疼痛,苍白的天花板... ...

 

   随着眼珠在眼皮下胡乱的滚动,床上人的呼吸也愈发急促起来,吸气声粗重的宛如负荷工作着的旧风箱。

 

   sebastian在强烈的窒息感中惊醒,他知道自己非常需要一个纸袋,而此刻它们却躺在离床不远的柜子里。跌跌撞撞一路,在手脚并用的情况下他终于完成了撑起纸袋倒扣在口鼻上的动作。

 

   纸袋随着呼吸不断地重复着收缩与膨胀布满交错的横纹。

 

   不知道过了多久sebastian才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呼吸。无法顾及地上的薄被以及被打翻的水杯,他只是脱力的靠坐在柜子和墙壁形成的角落,垂落在身边的右手紧紧攥着纸袋,白色的薄睡衣被汗水濡湿贴在胸膛。

 

   又开始重复一样的梦了。

 

   他那矫情而折磨人的毛病又卷土重来了。sebastian把紧贴额上头发顺到耳后,缓缓吐出一口气。看来纸袋还是要在自己的柜子里常驻。这真是太糟糕了。

 

   在镇定药的帮助下sebastian得以在那之后又获得了几个小时的短暂睡眠。

 

   今天是和chace一起健身的日子,虽然在近期sebastian每天都需要健身,他正在为美队2的开拍做筹备。

 

   "噢,sebby,今天你简直离成为吸血鬼又近了一步,看起来有够糟糕的。"跑步机上chace的嘴也不闲着。

 

   "那可真是多谢夸奖。"sebastian不咸不淡地回应。

 

   "不开玩笑了,你是不是又开始了?"

 

   "唔,你这不都知道了吗?"

 

   chace偏着头看着身边的朋友。Sebastian偏瘦,骨骼均匀的被一层薄薄的肌肉包裹,运动的时候可以清晰地看到它们匀称的配合在一起拉伸收缩,看起来毫不夸张但一样蕴含着力量,而他所能承受的更是远比外表看起来所能承受的要多得多。

 

   "听着,你和他的事已经过去了,保持一颗平常心,平常心,sebby你差点就做到了!事实上你已经有大半年都没犯那该死过呼吸了不是吗?"

 

   抿了抿嘴sebastian对着他的挚友抛了个媚眼:"噢,当然,亲爱的我只是为这次的拍摄感到紧张,仅此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

 

   “得了,你这套去哄哄小姑娘还差不多,后天去片场我送你过去。”

 

   sebastian觉得用着肯定句的chace有点像一只护着蛋的母鸡,完全没给自己拒绝的机会,虽然他也不打算拒绝。仿佛被自己有趣的想法逗到了,sebastian嘴角轻轻上扬带起眼角小小的细纹。他打心底里还是很感谢chace没有完全点破自己说出那个名字。

 

   “话说在前面,我可不会谢你。”

 

   冬兵的戏份开拍的那天sebastian到的很早,在车里和chace拥抱道别时,chace对他千叮万嘱让他尽可能地放松,sebastian都一一笑着答应。

 

   “嘿,Chace你可以放开我了。”

 

   “我这是在给你输送勇气呢,好了!祝你好运我的好兄弟!”chace放开sebastian,拍了拍他的背。而自始至终chace都一直紧紧盯着车窗外的某个方向。

 

   虽然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没必要紧张,但见到chris的时候sebastian还是下意识的绷紧了全身,在他犹豫着是否应该主动打招呼时,chris却落落大方地走到他面前伸出了手。

 

  Chris露出他标准谦和的笑:“好久不见,seb。”

 

  他看起来总是那么自信,好像什么都在势在必得。Sebastian回握住他的手,竭尽全力却只是勉强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好久不见。”噢,老天,他已经尽力了。

 

  手心里的手汗津津的,chris看着眼前的人僵硬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准确地说当他目睹车里的男人对sebastian搂搂抱抱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点胸闷,然而他也无法说什么,毕竟他对seb的喜欢早在两年前就无疾而终,在他未来得及开口之前。

 

  “chace送你来的吗?”

 

  “额,他一定要送我来,对,我大概先要去做下准备,额,我是说我们现在要开始工作了,稍后见。”急匆匆地借着工作的名义跑开sebastian觉得自己蠢爆了。他必须要呼吸几口不带chris气息的空气。

 

   看着远去的背影chris拨通了scarlett的手机:”scarlett到时候你能帮我要到sebby的电话吗?”

 

  “当然,不过你大可以自己去不是吗?”

 

  “噢,拜托了!你知道的!”

 

  “老朋友,你已经没可能了。”电话那头的女声听着慵懒,却带着不可置否的意思。

 

  “所以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会弥补一切的,我需要这次机会。Scarlett。”

 

  “好吧,上帝保佑你。”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