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stranger

【搞笑文就别在意攻受啦~有寡鹰】到底叫什么光束

哈哈哈哈没脸见人

傻了吧唧

假如有个反派发明了一种能把人变脆弱矫情的光线,会放大一个人性格中的某部分,我打算给这个光线取名叫“逗比光线”怎么样?

这个反派指望以此来战胜超级英雄们?来看看会发生什么~

====================

第一个中招的是托尼,他本想替黑寡妇挡住那道射向她的光炮,但是他发现这个东西无法用火力抵挡,他被击中了。

那个穿得像一个麦当劳大叔一样的家伙跑掉了,鹰眼骑在绿巨人身上追了过去,其他人停下来问托尼:“你还好吗?”

钢铁侠躺在地上,头盔打开,露出他受惊的脸。

“我被击中了?”他说。

大家都点点头,贾维斯正在报出他的身体数值:“您一切正常,先生,除了心率在加快以外。”

听到这么说,美国队长和托尔就朝着敌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黑寡妇留了下来。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撑下来的……”托尼坐起来:“这盔甲又沉又重,我都快不能呼吸了,贾维斯,脱下来,快。”

“可是您在战场上,先生……”

“马上!贾维斯!快脱下来!我快死了!”

“可是您一切体征正常……”

“难道我要死给你看你才肯给我脱吗!”托尼歇斯底里尖叫起来,贾维斯虽然犹豫,但还是为他卸掉了盔甲让他平躺着,娜塔莎都惊呆了,钢铁侠居然会在战斗中脱掉战甲,简直不能想象。

“托尼?嘿,斯塔克,看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了,黑寡妇嘛。”托尼看着她说。

“你能站起来吗?”黑寡妇站起来伸出手,托尼抓住她,黑寡妇用了比预想中大得多的力气才把托尼扯起来。

“你到底怎么回事?”她皱着眉。

“我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我受伤了!我要回家!”托尼拍打身上的灰尘说着,一边扫视自己一身,被汗湿的紧身T恤,略紧身的运动长裤,“我的天!我穿得就像一个品味糟糕的同性恋!”

黑寡妇眯起眼睛,在对讲频道里冷酷地说:“你们注意点儿,那个射线有点问题,托尼中招了。”

频道里有人说了话,娜塔莎又回答道:“目前还不清楚,但根据托尼的表现来看,那个武器也许应该叫‘娘炮光线’。”

“我需要一杯奥济尔压压惊。”托尼说:“贾维斯,想办法送我回家,马上,不我不穿盔甲,派一架小型飞机来也行,要软座的,要有……”

就在贾维斯和他的主人讨价还价的时候,黑寡妇喊道:“贾维斯,让他穿上盔甲,我们有麻烦了,浩克和美国队长也中了这光线。”

“嘿!贾维斯!谁是你的主人!?嗯!?你居然不听我的话!你居然不听我的话!喂!我生气了!贾维斯!我可真生气了!!我再也不和你说话了!!贾维斯!我恨你!我恨你——————————”

黑寡妇目送唧唧歪歪的钢铁侠被盔甲绑架走了,她挠了挠额头叹口气。

==========

“你叫我怎么办?浩克不肯变回去,你知道他有多任性,那玩意肯定叫“幼稚光线”!他已经吃了二十台冰箱的冰淇淋了!”

当冬兵抵达复仇者大厦的时候,鹰眼正愁眉苦脸地对着电话咆哮:“别问我为什么!他就是想起一出是一出!他之前还要把托尼的盔甲当洋娃娃玩呢!现在唯一值得高兴的就是他好像还没怎么生气!”

冬兵把视线从克林特身上转开,看着黑寡妇:“所以,怎么。”

“你看到了,浩克和托尼中了射线,他们的性格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比如更任性更娇蛮更……”黑寡妇扶了扶头,让出位置指着坐在玻璃门后的斯蒂夫:“你待会就知道了,他一直嚷着想见你。”

巴基巴恩斯上前两步,看到房间里的斯蒂夫显得十分不安,他弓着身子坐在扶手椅里四处看来看去,眉毛比平时下垂得更低,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这是搞什么鬼?”冬兵嘀咕,推开门走了进去。

“巴基!”看到他的一瞬间美国队长整个人都亮了起来,接着,冬兵就被一个重达两百磅的超级士兵炸弹迎面击中,冲力使他后背撞碎了玻璃门倒在地上,而斯蒂夫趴在他身上,像一头巨乌贼缠住抹香鲸一样四肢绑在他身上。

“咳!咳!”巴基枕着一地的碎玻璃渣子咆哮:“你他妈搞什么!”

“呜呜呜巴基!我好想你呜呜呜呜……”斯蒂夫埋在他胸口,哭声穿过衣服闷闷地传来,给了冬兵会心一击。

黑寡妇走到他的视线里,一手叉着腰,做了一个“瞧就是这样”的手势。

巴基整个人都僵住了,而斯蒂夫还在他胸口嘤嘤嘤哭泣。

==========

“好了好了别哭了。”

他们站着,其他人都用一种古怪的表情看着冬兵,因为斯蒂夫趴在他肩膀上,脊背一耸一耸显然还在抽泣,而冬兵的手正在抚摸他的后脑勺,无比轻柔而且僵硬。

但是他的脸,反正斯蒂夫看不到,他看上去能把一头熊生吞活剥了。

“所以,那个麦当劳小子在哪?”他用那种表情对黑寡妇说。

可还没等娜塔莎说话,斯蒂夫从他肩膀上弹起来抓住他的胳膊叫道:“巴基!你不会是要去找他吧!那可不行!那太危险了!!”

……

面对脸上眼泪水还没干,但十分担忧紧张而又激动的斯蒂夫,巴基巴恩斯瞬间语塞了。

“呃……”

“巴基?你不会去的对吧?答应我你不会去?”斯蒂夫比巴基高一点,所以他歪着头看着巴基,比晴空下的海洋还蓝得纯粹的眼睛闪着泪光,可怜巴巴等待着答复。

“好。”

巴恩斯回答。

哦我的天啊,鹰眼一巴掌拍在脑门上,而一直围观的黑寡妇翻了一个从东到西的大白眼,完了,又少一个战斗力。


==========

“无碍,”托尔紧了紧手里的锤子,“我等去便是。”

他看了看在一间加固的类似天空母舰里的玻璃房子一样的屋子里满地乱滚撒泼的绿巨人,其实杀伤力还不如平时厉害只是在和负责安抚他的寇森撒娇,还有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和贾维斯生闷气不肯出来的托尼那紧闭的房门,还有……整个搂着巴基的腰坐在他身上把头埋在他胸口的美国队长……

鹰眼和黑寡妇都没眼看,只是整理好自己的装备。

“待我等成功归来。”他对看过来的冬兵说。

巴基默默点头,手无意识地摸上斯蒂夫的头发,金发的男人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冬兵骨头都要麻掉了,他翻个白眼用力揉了揉斯蒂夫的头发。

“巴基?”突然斯蒂夫抬起头,“什么?”巴基警惕地回答,但一看到斯蒂夫的脸他的声音又低沉起来:“怎么了?”

“你是不是很想去?”斯蒂夫苦恼地看着他。

呃……

“我不让你去你会不会讨厌我?”斯蒂夫蹙起眉,眼看着泪水又要聚集起来。

巴基还才张嘴,斯蒂夫又突然嚎啕一声:“我也不想碍着你的可是我总是在回放你掉下火车的一幕!呜呜呜巴基!!我无论如何也受不了再失去你一次啦!!你别讨厌我——”

巴基巴恩斯闭上嘴,咬牙把像小孩子一样哇哇哭着的斯蒂夫的头按进怀里。

他脸色阴郁得可怕。

“你不会的。”半晌他闷闷地说。

“再也不会了。”他补充,低头在兀自伤心的斯蒂夫头顶上烙下一个吻。

==========

“小心他的光束!”黑寡妇对托尔大喊道。

他们无法靠太近,托尔召唤一束雷电去攻击那家伙,谁知道这个麦当劳叔叔跟脚上安了弹簧一样跳来跳去,鹰眼的箭都难以捕捉到他,气得克林特满嘴的脏话。

“别把他电死了!说不定还得拷问射线的事!”他们还得顾着留个活口,还要躲开那时不时闪出来的光束——那玩意太恐怖了,他们三个整个束手束脚。

弗瑞都出动来支援了,虽然他帮不上太多忙,“我们需要更多火力!”

“连我这样的神射手都射不中他你还指望什么火力!”鹰眼吼着。

“当心!”黑寡妇朝他扑过去,一道光束闪过。

托尔把锤子朝着麦当劳丢过去,那家伙又躲开了,就躲闪身手来说简直跟洛基有得一比。

“你们还好?”托尔接回锤子,对着黑寡妇那边喊道,但是没有回应,这时候那道光线又朝着他扫过来,托尔连忙挥舞锤子飞开,躲得颇为狼狈。可这时,一道蓝色的身影从低处闪过,麦当劳叔叔发现了,正要把光束挪过去,另一边却闪出来一道黑影,麦当劳改变主意把光束照射到那个黑影上,但蓝衣人手里的武器瞬时而出。

耀眼的光芒伴随巨大的爆裂声过后,街道上硝烟弥漫。

“巴基!”烟尘中跑出来一个身影,冲到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身边:“你怎么样!?你还好吗!?巴基!?巴基!”

“吵死了。”巴基说。

托尔落到他们身边:“了不起的牺牲精神,吾友。”他庄重地说,看到他们都没什么问题,就去揪起了被盾牌打晕的伪麦当劳叔叔,还有破掉的射线灯,“这个坏了。”

斯蒂夫压根没管那么多,他把巴基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担忧无比地抚摸他的额头。

“我的眼睛要瞎了。”弗瑞走过来说:“另一只眼睛。”他补充。

“该死的克林特和娜塔莎怎么样了?喂,黑寡妇?听到请回话,怎么这么多杂音。”弗瑞说着,把对讲机改成公放,声音调到最大。

“黑寡妇?鹰眼?”

“哦上帝啊,纳塔你真是……太棒了……哦……我们早该这么干了……天啊……哦……”

……………咔喳………

弗瑞踩碎了对讲机。

然后默默地一声不响地抓着麦当劳叔叔和破灯坐上自己的车走了。

“那一定是‘激情光线’。”托尔愣了一会,恍然大悟地对斯蒂夫和巴基说,但是没人理他,因为斯蒂夫正锲而不舍地想要摸摸巴基的头仔细检查,而巴基正在一脸不高兴地拨开他:“你烦死了!我很好!”

“巴基?让我看看……”

“不给你看!”

“巴基!”

“谁他妈是巴基!!”

“巴基!我是斯蒂夫呀!”

“不是巴基!不认识你!”

然后托尔目送他们两个一个跑一个追消失在了街道另一头。

“唔……‘青春光线’,似有道理。”

==========

顺便,那道光线不需要反射措施,二十四小时后就失效了。

事后除了托尔,所有人都觉得有点没脸见人。哪怕是寇森和弗瑞并没有遇到光束。

END


ps那句“不是巴基不认识你”哈哈哈哈是从基友的同居108天里借来的~!

哈哈哈我写得自己乐死了雷到你们的话……我也不会抱歉的2333333333333


评论

热度(32)

  1. 未愈傻了吧唧 转载了此文字
  2. 傻了吧唧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没脸见人 傻了吧唧